34岁大龄剩女:买房躲爸妈 谎称交男友拒工作外派
2016-12-19 20:07来源:实时新闻报道浏览数:49874 

  34岁大龄剩女,好不容易熬过父母催逼结婚的阶段,以为终于可以过自己悠哉的小日子了,谁知职场和情感接二连三出状况,皆因她的“剩女”身份,她郁结于心,不吐不快。心理咨询师尹航认为,很多时候的歧视是来自自己心里对自己的现状不满上的。

  我今年34岁,标准的大龄剩女。3年前为了躲我爸妈的唠叨,在高新区买了一个小户型的房子,悠哉地过起了单身生活。如果你让我说单身生活有什么好处,我会告诉你不下10条。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现状不能说有多么满意,但至少能做到随遇而安怡然自得。自从我从家里搬出来单过,我妈好像深刻地反省了一下自己,她也对我的婚事看开了,不像从前那样逼我了。按理说,家里面不催了,我应该过得更从容些,可近半年我的职场和情感接二连三出问题,让我重新审视我“大龄剩女”这个身份,给自己和别人带来的不便。从前看新闻有爆出歧视“大龄剩女”的,我当时还觉得有些夸张,如今我深有体会,只不过这种“歧视”化了装而已。

  这些年我被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还不结婚?说的好像结婚是一件很容易,而我又不想结似的。如果把结婚当成是找个人过日子,倒也容易。可我一点儿也不想高估婚姻对提升我们的生活质量所能起到的作用,充其量也只是改变一下生活状态而已。在我看来,婚姻、家庭,哪怕是孩子都是辅助次要的,人最应该先弄明白的是你与自己的关系。而我的婚姻必须以爱情为基础,否则它便失去了应有的神圣。

  我一直以为现今社会对“大龄剩女”是宽容的,可我近来的生活啪啪直打脸。

  我是一名牙医,在一家私营牙科诊所上班,工作10年了,有自己的固定客户,老板给我的待遇挺好的,工作很舒心。今年5月份的时候,公司想到九台市开分所,需要开疆拓土的人。我们诊所一共有7个牙医,谁都不愿意去,虽然说去九台开分所老板给出的条件不错,但是撇家舍业的,而且积累的客户资源就损失了。在我看来,有个刚来两年的男同事比较合适,年轻有干劲儿,对他来说是个好机会。

  谁知,我老板找我谈话,提议让我去,原因是这个男同事孩子刚满月,家里脱不开。其他同事也因为家庭原因,不想去九台。我是孑然一身,没有拖累。我当时心里那个不舒服啊,各种不服,好在我反应快,我骗老板刚处了一个男朋友,正热乎劲儿呢,要是去九台,那我只能继续当老姑娘了。我们老板马上表态,支持我谈恋爱,一副生怕摊上责任的表情。我现在想起来心里面还有气呢,这不是歧视是什么?

  这件事影响了我,还没调整好呢,我一同事大姐又刺激了我一下。

  这位大姐是个老好人,为人热情善良。我们俩家离得特别近。知道我一个人住,她总给我带好吃的,有时候还邀请我到她家吃饭。她丈夫是做生意的,晚上回来挺晚的,俩人没有孩子。她常开玩笑,她也是单身,结个婚跟没结似的,她睡着了她丈夫才回来,她早起上班了,她丈夫还在睡。她常找我逛街看电影,我能感受到她心里面的孤独。我理解每一个生命都有自身的短板,有些人就是需要外面形式上的完整来获得心里的安全感。有成功的,当然也有失败的。可我要说,如果一个女人能够独立完整地拥有自己,那么她就可以不必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转而去追求真正能提生命质量的事情。

  最近,她怀疑她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没有确切的证据。自古劝和不劝分,我就说些宽慰她的话。她不满她丈夫忙事业不顾家,我就夸她丈夫有正事儿,起码赚钱都给她。为了她心里能好受一些,我把她丈夫一顿夸,夸的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过。

  有一天晚上,我去她家吃饭,她妈妈正好来小住给我们做了好多菜。那天,她丈夫破天荒提前回家了,我们四个一起吃的饭。本来挺正常的,我都没当回事儿。可是事后我发觉大姐对我的态度有了变化,先是跟我吐槽她的一个表妹快30岁了不找对象,来长春工作周六周日去她家住,有时候她工作忙不在家,她也不避嫌,她还怀疑这个表妹对她丈夫有想法。还说现在的大龄剩女,总愿意抢别人丈夫,她不能好不容易跟她丈夫熬出头了,被别人摘了果子。

  我想把这当成是说者无意,可她说话时的神情很别扭,不得不让我多想。后来她用实际行动证明,她不想跟我走太近。一个人有意生疏远你,你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你自己是知道的。我一分析,或许是她妈妈说了一些提点她的话吧。我平时又说了那么多夸她丈夫的话,她就觉得我看上她丈夫了。拜托,自己丈夫自己稀罕就得了,真当全天下的女人都惦记啊。就她丈夫那样的,我得绕个圈儿躲着。平白无故被人像防贼一样防着,我又无奈又委屈,他们俩婚姻不幸福,她没拴住她丈夫,瞄我干嘛啊?好端端惹了一身不是。

  这两件事先后发生,让我第一次正视我大龄剩女这个身份,原来我真的是被区别出来的。不求他人宽待,但求问心无愧吧。

  心灵面对面

  聚焦自身收回力量

  长春晚报记者 刘冰

  嘉宾 长春大爱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咨询师尹航

  记者:积雪说被人当成假想敌心里非常不爽,对于外界的态度,她应该如何调整自己,使影响降到最小化?

  尹航:大龄单身女孩主动避嫌是很有必要的,尤其在婚姻有问题的女性面前,当对方丈夫在场时,更要注意拿捏自己的分寸。这倒不是说对剩女的歧视,即使你是个已婚人士,人家若要防范你,也属于正常的自保行为。对方若防御你,把你当成假想敌,我们实在没必要为自己惹这个麻烦,增加一个敌人。积雪完全没必要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要看到很多时候的歧视是来自自己心里对自己的现状不满上的。比如老板因为她“处了男朋友”,而让她留在长春工作,可能是“照顾”,未必是“歧视”积雪要把焦点放在如何提升自己的魅力让自己可以吸引到真命天子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核心任务,如果觉得嫁人是重点的话,其它的与此无关的事情完全不必放在心上,只要心是光明的,就可以无惧黑暗的影响。

  记者:比起积雪,我更觉得她的同事大姐的状态需要调整,她变相地把跟丈夫的矛盾,转移到积雪身上,有逃避的嫌疑。眼下,她应该如何处理,才能积极面对真正的问题?

  尹航:这个大姐的内心是很缺少安全感的,既想要女伴的陪伴,又防范自己的女伴,把别人当成假想敌,实在不利于友好关系的建立。她处理好和丈夫的关系是首要任务。婚姻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的,总是怀疑对方沾花惹草,相当于在变相地把丈夫往外推,关注点都是放在了别人身上,而不能收回自己的力量,无心把自己经营成一个有魅力的女人。当她自身提升吸引力和魅力时,提升自己的灵魂品质,做一个人格独立的女人,就不会担心丈夫沾花惹草。就好像在说,我这么好,你不珍惜,是你的损失一样。即使丈夫真的发生不期望的行为,也会智慧地处理这些事情。防范别人,不如强大自己。


本网刊载内容均由官方权威审核发布,若新丐帮网出现违反法律法规或侵权等类型信息,可通过底部"产品反馈"、"侵权投诉"进行申诉。